State Department and U.S.-China Relations

Secretary Tillerson’s Meeting With State Councilor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Yang Jiechi Share Readout Office of the Spokesperson Washington, DC February 28, 2017 The below is attributable to Acting Spokesperson Mark Toner: United States Secretary of State Rex Tillerson met today with Chinese State Councilor Yang Jiechi and affirmed the importance of…

Company Law and Economic Reform in China: Recent Developments

It is said that, to observe China, one always has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direction and trends. It is further generally regarded that the direction of China’s development since the en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has been economic liberalization and market economy. China’s trading partners,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have hoped that someday China…

Prospect of Trump tariffs unnerves Asian investors

Prospect of Trump tariffs unnerves Asian investors Trade barriers against any one country would be felt across interconnected region High quality global journalism requires investment. Please share this article with others using the link below, do not cut & paste the article. See our T&Cs and Copyright Policy for more detail. Email ftsales.support@ft.com to buy…

Other Speeches at Davos

Theresa May Warns Mainstream Politicians on Globalization Theresa May lectures super-rich at Davos as Brexit plan backlash grows    

Economist: China’s Foreign Policy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 Order

Foreign policy Our bulldozers, our rules China’s foreign policy could reshape a good part of the world economy Jul 2nd 2016  | BEIJING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THE first revival of the Silk Road—a vast and ancient network of trade routes linking China’s merchants with those of Central Asia, the Middle East, Africa and Europe—took place in the…

Two Economist Reports on FIE Law in China

Business in China Mixed messages A missed opportunity to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for foreign companies in China Oct 1st 2016  | SHANGHAI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LI KEQIANG, China’s prime minister, made a big promise to the world’s leading businessmen a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s annual gathering in Davos in January 2015. It was that China would introduce…

A few law firm’s practice notes on China’s FIE law reform

China’s Ongoing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Law Reform: A Major Move to Simplify Market Entry Matters. 09.22.16 By Judy Deng and Jiaojiao Shi  China set to introduce key national foreign investment law reforms in October 2016; 05 September 2016 Reforms to China’s Company Registration Law. April 4, 2014. By Lester Ross, Kenneth Zhou, Tao Xu

商务部关于《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文章来源:商务部条约法律司 2016-09-03 12:00 文章类型:原创 内容分类:政策 查看他人的意见和建议   为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试点经验,实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2016年9月3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等四部法律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将于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 《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经营企业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相关行政审批条款作出修改,将不涉及国家规定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外商投资企业和台胞投资企业的设立及变更,由审批改为备案管理。为确保法律衔接顺畅,做好备案管理工作,商务部起草了《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全面贯彻落实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协同监管的要求,就适用范围、备案程序、监督检查、法律责任等内容做出规范,同时规定港澳台投资者投资备案事项参照本办法办理。 作为重要配套措施,有关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的规定,需与《决定》同时施行。为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现将《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公众可以通过以下途径提出意见: 1.登陆商务部网站(网址:http://www.mofcom.gov.cn)进入“征求意见”点击“《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提出意见。 2.电子邮件:investmentlaw@mofcom.gov.cn。 3.传真:010-65198905。 4.信函:北京市东长安街2号商务部条约法律司,邮编:100731。 请在电子邮件主题、传真首页和信封上注明“《备案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由于时间较紧,意见反馈截至日期为2016年9月22日。 商 务 部 2016年9月3日   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目的和依据)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推进外商投资管理体制改革,完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及国务院决定,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适用范围)外商投资企业的设立及变更,不涉及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的,适用本办法。 第三条(备案机构)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省级城市的商务主管部门,以及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相关机构是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的备案机构。 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负责统筹和指导全国范围内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的备案管理工作。 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省级城市的商务主管部门,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相关机构负责本区域内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的备案管理工作。 备案机构通过外商投资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以下简称备案系统)开展备案工作。 第四条(如实备案)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应当依照本办法真实、准确、完整地提供备案信息,填写备案申报承诺书,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应妥善保存与已提交备案信息相关的证明材料。 第二章 备案程序 第五条(企业设立备案)设立外商投资企业,属于本办法规定的备案范围的,在取得企业名称预核准后,应由全体投资者(或外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全体发起人,以下简称全体发起人)指定的代表或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在营业执照签发前,或由外商投资企业指定的代表或委托的代理人在营业执照签发后30日内,通过备案系统,在线填报和提交《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备案申报表》(以下简称《设立申报表》)及相关文件,办理设立备案手续。 第六条(企业变更备案)属于本办法规定的备案范围的外商投资企业,发生以下变更事项的,应由外商投资企业指定的代表或委托的代理人在变更事项发生后30日内通过备案系统在线填报和提交《外商投资企业变更备案申报表》(以下简称《变更申报表》)及相关文件,办理变更备案手续: (一)外商投资企业基本信息变更,包括名称、注册地址、企业类型、经营期限、投资行业、业务类型、经营范围、项目性质、注册资本、投资总额、组织机构构成、法定代表人、外商投资企业最终实际控制人信息、联系人及联系方式变更; (二)外商投资企业投资者基本信息变更,包括姓名(名称)、国籍或地址(注册地或注册地址)、证照类型及号码、认缴出资额、出资方式、出资期限、资金来源地、投资者类型变更; (三)股权(股份)、合作权益变更,包括股权质押; (四)合并、分立、终止; (五)外资企业财产权益对外抵押转让; (六)中外合作企业外国合作者先行回收投资; (七)中外合作企业委托经营管理。 外商投资企业最高权力机构作出变更决议或决定的时间为外商投资企业变更事项的发生时间;法律法规对外商投资企业变更事项的生效条件另有要求的,以满足相应要求的时间为变更事项的发生时间。 第七条(在线提交文件)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办理外商投资企业设立或变更备案手续,需通过备案系统上传提交以下文件: (一)外商投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材料或外商投资企业营业执照; (二)外商投资企业全体投资者(或全体发起人)或其授权代表签署的《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备案申报承诺书》,或外商投资企业法定代表人或其授权代表签署的《外商投资企业变更备案申报承诺书》; (三)全体投资者(或全体发起人)或外商投资企业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包括授权委托书及被委托人的身份证明; (四)外商投资企业投资者或法定代表人委托他人签署相关文件的证明,包括授权委托书及被委托人的身份证明(未委托他人签署相关文件的,无需提供); (五)投资者主体资格证明或自然人身份证明(变更事项不涉及投资者基本信息变更的,无需提供); (六)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身份证明(变更事项不涉及法定代表人变更的,无需提供)。 第八条(实际投资变化备案)外商投资企业的投资者在营业执照签发前已提交备案信息的,如实际投资情况发生变化,应在营业执照签发后30日内向备案机构就变化情况履行变更备案手续。 第九条(已设立企业的变更备案)在本办法实施前已批准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发生变更,且属于本办法规定的备案范围的,应办理备案手续,完成备案的,其《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同时失效。 第十条(备案转为审批)备案管理的外商投资企业发生的变更事项涉及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的,应按照外商投资相关法律法规办理审批手续。 第十一条(备案办理程序)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在线提交《设立申报表》或《变更申报表》及相关文件后,备案机构对填报信息形式上的完整性和准确性进行核对,并对申报事项是否属于备案范围进行甄别。属于本办法规定的备案范围的,备案机构应在3个工作日内完成备案。不属于备案范围的,备案机构应在线通知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按有关规定办理,并通知相关部门依法处理。 备案机构发现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填报的信息形式上不完整、不准确,或需要其对经营范围作出进一步说明的,应一次性告知其在15日内在线补充提交相关信息。提交补充信息的时间不计入备案机构的备案时限。如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未能在15日内补齐相关信息,备案机构将在线告知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未完成备案。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可就同一设立或变更事项另行提出备案申请,已实施该设立或变更事项的,应于7日内另行提出。 备案机构应通过备案系统发布备案结果并在线通知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可在备案系统中查询备案结果信息。 第十二条(领取备案回执)收到备案完成通知后,外商投资企业或其投资者可凭外商投资企业名称预核准材料(复印件)或外商投资企业营业执照(复印件)向备案机构领取《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备案回执》或《外商投资企业变更备案回执》(以下简称《备案回执》)。 第十三条(备案回执内容)备案机构出具的《备案回执》载明如下内容:…

万科之争折射股权结构隐患

万科之争折射股权结构隐患 2016年07月20日 07:39    来源: 法治周末       苗壮   万科控制权之争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随着事态的发展,人们普遍注意到:万科创始人及其管理团队始终未从制度上解决控制权问题,阿里巴巴、京东等民营企业则通过在美国上市,采用“ AB 股”之类双层股权结构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什么是公司最优的股权结构?我国是否应当允许其采用投票权不平等的股权结构?   上述问题与公司的治理和收购密切相关,有必要联系其对后者的影响,从法律与经济相结合的角度分析不同类型股权结构的利弊得失。   股权持有的分散与集中   大体来说,上市公司主要有三种股权结构:高度分散型、高度集中型以及相对集中或相对分散型。   高度分散型股权结构的特点是,股权分散在众多小股东手中,没有大股东,更没有控股股东。在这种股权结构下,小股东往往缺少参与治理的动机或能力,股东之间存在着严重的“集体行动难题” ( 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三个和尚没水吃” ) 。因此,实际控制权往往掌握在管理层手中,最有可能成为敌意收购的对象。在公司治理方面,问题主要在于管理层的代理问题,亦即“内部人控制”问题,包括“懒惰”“好吃懒做”与“贪婪、损公肥私”。相应地,法律层面更为关注管理层的信托责任,包括勤勉责任与忠诚责任。   高度集中型股权结构的特点是,股权集中在一个大股东或控股股东手中 ( “一股独大” ) 。在这种股权结构下,大股东或控股股东通常具有充分的动机和能力参与治理,有效地克服了上述集体行动难题。因此,实际控制权通常掌握在大股东或控股股东手中,基本上不可能成为敌意收购的对象。在公司治理方面,问题主要在于控股股东的代理问题,亦即“大股东控制”问题,如侵占挪用、同业竞争、关联交易、内幕交易等“利益输送”。相应地,法律层面更为关注控股股东的信托责任,主要是忠诚责任。   相对集中或相对分散型股权结构的特点是:股权相对集中在少数大股东手中但没有控股股东。大股东有可能是机构投资者或个人投资者,也有可能是战略投资者或财务投资者,还有可能是“外部”投资者或“内部”投资者 ( 包括管理层和员工 ) 。在这种股权结构下,大股东通常具有足够的动机和能力参与治理,基本上克服了上述集体行动难题。因此,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通常由大股东与管理层分享,敌意收购的难度较大。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更为均衡的股权结构:大股东之间,大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相互制约,相互平衡,更有利于解决管理层与大股东的代理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小股东可以“坐享其成”。   万科的股权结构经历了从高度分散型到相对集中或相对分散型的转变。宝能收购之前,万科只有两个大股东:华润与管理层,分别持有 15% 与 4% 左右的股份。这种股权结构的特点是,大股东数量不够多,股权集中度不够高,股权结构不够均衡。为此,似有必要及时引进更多大股东,以进一步增强控制权的稳定性。就反敌意收购而言,这相当于一种防范措施,即事先引进一批认同公司经营理念的“白衣绅士”。在这个问题上,管理层对国有企业以及第一大股东的特殊偏好似乎无济于事。上述分析同样适用于国有企业。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除了需要绝对控制的企业外,也可以采用上述相对集中或相对分散的股权结构。   平等与不平等的投票权   在公司治理中,股东是公司的“所有者”,通过股东大会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包括选举董事、监事,批准重要议案。股东大会选举产生的董事会、监事会则代表股东分别行使公司决策权与监督权,包括任命高级管理人员。无论是股东大会还是董事会、监事会,一般都实行多数决定。因此,一般来说,谁能取得多数股份,谁就掌握控制权。   上述结论的前提是:首先,在公司的“利益相关方”中,只有股东享有投票权 ( “股东投票” ) 。其次,在含有投票权的普通股中,每股只有一个投票权。后者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投票权平等原则 ( “一股一票” ) 。传统上,股东投票与一股一票是最终决策权分配的基本原则。   今天,在美国等一些国家,上述原则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就后者而言,根据美国现行公司法,公司可以发行含有不同投票权的两类“普通股”:一类每股仍然只有一票,主要由“外部”投资者持有;另一类每股则可以有许多票,主要由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内部”管理层持有。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 AB 股”或“双层股权结构”。   在上述股权结构下,管理层持有较少股份就能掌握实际控制权并防范敌意收购。一些民营企业之所以选择在美国上市,很有可能与上述考虑有关。问题在于,这也有可能造成内部人控制问题,并干扰“公司控制权市场”的正常运行及其对公司治理以及资源配置的改进作用。众所周知,包括敌意收购在内的公司收购是对管理层的有效外部制约机制。因此,投票权不平等的股权结构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广泛争议。   正方的主要依据是合同自由与公司自治原则。公司是“一系列合同的联结”,包括调整股东、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之间关系的公司章程及其他内部文件。一般来说,只要不存在欺诈、胁迫、恶意串通、违法违规等,当事人之间自愿达成的协议不但于当事人有益,而且于第三方无害。因此,应当允许当事人自由地选择或改变公司的股权结构。   反方的主要依据是剩余控制权与剩余索取权相匹配原则。由于环境复杂的多变性与人类理性的有限性,“公司合同”是不完全的,需要对未尽事项作出决定。上述最终决策权属于“剩余控制权”。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决策是有风险的。激励和约束决策者行为,最有效的办法是使其承担决策的后果。股东享有净收入与净资产分配权,上述最终分配权属于“剩余索取权”。因此,股东是公司经营风险的最终承担者,应当依持股比例将投票权配置给股东。   实务上,大多数国家都不允许公司采用投票权不平等的股权结构。即使在美国,一股一票仍然是公司法的“默认规则”,大多数公司也仍然采用一股一票的股权结构。   至于我国是否应当允许公司采用投票权不平等的股权结构,需要从我国公司的治理与收购、资本市场以及商业文化等领域的实际出发,针对其特点和问题,全面分析其利弊得失。应当看到,在上述各个领域,我国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投资者权益,特别是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等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上述股权结构即使在美国可行,在中国未必可行。   (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商法学研究会理事,历任西门子中国首席律师、拉法基中国法务副总裁等职,并著有《美国公司法》 )…

Welcome to Eastlaw

Eastlaw.Net is maintained by Wang Jiangyu @ NUS Law for teaching and research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