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 商业 > 新闻
 
股东投票反对 李泽楷售股计划再度受挫
 
英国《金融时报》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香港、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新加坡报道
2006年12月1日 星期五
 
电讯盈科(PCCW)董事局主席李泽楷(Richard Li)昨日强调,尽管他与该公司割断关系的计划遭遇5个月以来的第二次失败,但他将一如既往忠于这家香港主要的电信运营商。

在他作出上述表态之前,电讯盈科母公司、新加坡上市企业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CRD,盈科拓展)的少数股东通过投票表决,否决了拟议中以1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电讯盈科控股股权的交易。

盈科拓展昨天在新加坡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会上,76%的少数股东对这笔交易投下了反对票。

计划收购电讯盈科股份的财团,主要成员包括李泽楷之父、香港首富李嘉诚(Li Ka-shing)和西班牙电话公司(Telefonica)。盈科拓展小股东拒绝该财团的报价,导致亚洲一些最有实力的企业家和银行家数月来精心策划的一宗备受争议的金融交易以失败告终。

分析人士表示,这笔交易宣告破产,引发了有关李泽楷接下来如何处理电讯盈科、他与中国网通(China Netcom)等其它大股东未来工作关系如何的疑问。

李泽楷控制着盈科拓展75%的股份,但他被禁止参加投票,原因是他的父亲参与了收购财团。该财团提出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收购盈科拓展所持电讯盈科23%的股份。李泽楷缺席投票,将电讯盈科的命运留给了意见分散的少数股东。这些少数股东控制着盈科拓展大约五分之一的股份。

“电讯盈科的售价被低估了,”盈科拓展一位名叫詹姆士•洪(James Hong)的股东在投票后表示。“电信行业的未来很光明。我们应当继续持有,看是否可以在未来获得更好的价格。”

股东之所以否决这项交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李泽楷拒绝承诺按计划向少数股东分配出售股权的收益。

不过,李泽楷的父亲最近成为收购财团主要成员,使李泽楷很恼火。他在上周对一家香港报纸表示,如果盈科拓展少数股东否决交易,他会很高兴。

译者/ 何黎

 

Minority shareholders scupper PCCW sale

By John Burton in Singapore

Published: November 30 2006 00:49 | Last updated: November 30 2006 22:53

The future of PCCW was plunged into uncertainty as minority shareholders in its Singapore-listed parent voted on Thursday to block the $1.2bn sale of a controlling stake in Hong Kong’s leading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y.

“The sale price of PCCW was undervalued,” said James Hong, a shareholder in 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 since the 1990s who spoke at Thursday’s stockholders’ meeting in Singapore. “Telecoms have a bright future. We should hold on and see if we get a better price later.”

 

 

Li vows to stay ‘committed as ever’

By Sundeep Tucker in Hong Kong and John Burton in Singapore

Published: November 30 2006 17:48 | Last updated: November 30 2006 23:04
 

Richard Li, PCCW’s chairman, insisted on Thursday he was “as committed as ever” to the company, despite failing for the second time in five months to sever his links with Hong Kong’s leading telecoms operator.

His comments came as minority shareholders in PCCW’s Singapore-listed parent on Thursday rejected the proposed $1.2bn sale of a controlling stake in the company.

The sale was opposed by 76 per cent of the votes cast by minority shareholders of 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 at a special meeting in Singapore.

The rejection of the offer by a consortium including tycoon Li Ka-shing and Spain’s Telefónica ruins months of delicate and controversial financial engineering by some of Asia’s most powerful businessmen and bankers.

Analysts said that the collapse of the deal raised questions over what Richard Li, who is Li Ka-shing’s son, will do next with PCCW.

Richard Li controls 75 per cent of PCRD’s shares but was barred from casting a ballot because his father was part of the consortium that had offered HK$6 a PCCW share for PCRD’s 23 per cent stake.

Richard Li’s absence from the vote left PCCW’s fate in the hands of a highly fractured group of minority shareholders who control about a fifth of its share capital.

“The sale price of PCCW was undervalued,” James Hong, a PCRD shareholder, said after the vote.

Richard Li’s refusal to commit to plans to distribute the proceeds of the stake sale to minority shareholders appeared to play a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rejection.

But, angered by the late emergence of his father as a key member of the buying consortium, Richard Li said last week that he would be “happy” if PCRD shareholders rejected the sale.

Francis Leung, a prominent Hong Kong investment banker with close ties to Li Ka-shing who led the buying consortium, said that it was “unfortunate that certain recent media reports have caused confusion among minority shareholders as to the . . . overwhelming benefits of the transaction”.

Richard Li originally attempted to exit PCCW in the summer by selling its core assets for $7bn to either Australia’s Macquarie Bank or Texas Pacific Group, the US buy-out group.

Both offers were blocked by senior Chinese officials and China Netcom, a state-controlled telecoms group that owns 20 per cent of PCCW, on nationalistic grounds. An FT investigation established this week that foreign groups backed off after Liao Hui, head of the State Council’s Hong Kong and Macao Affairs Office, and departmental colleagues signalled their opposition to executives close to the deals.

Senior bankers in Hong Kong said on Thursday that Richard Li could yet revive a deal with private equity firms or strategic buyers.

 

中国 > 经济 > 新闻
 
中国高官被指干预电讯盈科交易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联合报道
2006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本报经调查得知,中国一位高级官员曾干预电讯盈科(PCCW)向外国投资者出售价值70亿美元的资产,以阻止这宗交易成交。

上述交易遭到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廖晖的反对。与这笔交易关系密切的几位高管人员告知本报,廖晖和港澳办其他官员均向他们示意其反对立场。

这一干预损害了电讯盈科与两家竞标者之间微妙的谈判。这两家竞标者分别是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和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新桥(TPG/Newbridge),它们在6月份提出竞价,拟购买电讯盈科的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宽带以及互联网电视资产。中方的反对被普遍视为是两家机构竞标失败的原因。至于其中涉及的特殊利益集团,目前尚不清楚。

另据最新报道,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CRD,盈科拓展)的少数股东将于今日进行投票,决定是否批准出售该公司所持电讯盈科(PCCW)股权。但昨夜的迹象显示,少数股东们似乎存在意见分歧。

盈科拓展在新加坡上市,李泽楷(Richard Li)持有其75%的股权,并通过该公司控股香港主要的电信企业电讯盈科。

盈科拓展股东今日将在新加坡进行投票表决,不过,李泽楷此前已被禁止在表决中行使投票权,原因是其父李嘉诚(Li Ka-shing)是收购财团成员。该财团希望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购入盈科拓展所持电讯盈科23%的股权。李泽楷的缺席,让电讯盈科的命运掌握在了立场各异的少数股东手中。接近交易的观察人士昨夜表示,投票结果难以预料。

据悉,李泽楷一直在严密关注市场变化。由于这宗股权出售交易已经演变成一场公开的企业肥皂剧,令他的名声也受到影响。

译者/梁艳梅、何黎

 
中国 > 商业 > 新闻聚焦
 
盈科拓展股东该如何投票?
 
英国《金融时报》Lex专栏
2006年11月28日 星期二
 

不过三。亿万富翁李嘉诚(Li Ka-shing)之子李泽楷(Richard Li),此前未能将香港主要电信运营商电讯盈科(PCCW)出售给两个金融买家。本周四,李泽楷旗下控股公司的投资者将对第三份出价进行表决,结果可能是:李泽楷将其所持电讯盈科股权出售一个财团——财团成员包括他的父亲,以及西班牙电话公司(Telefónica)。

从多个角度看,最新的这笔交易都不是上佳之选。虽然电讯盈科的少数股东将收到一笔一次性特别款项,但与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和TPG/新桥(TPG/Newbridge)的出价相比,少数股东的处境变糟了。而当下的这种结果也表明,与“一国两制”方针相反,香港将允许北京干预:面对中国内地的反对,两家私人股本竞标者最后退出了收购。此外,李嘉诚的加入,显示出香港在应对竞争时的胆怯心理。李嘉诚经营着香港第二大电信运营商。

对于盈科拓展(PCRD)的少数股东而言,此笔交易也可能最终证明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盈科拓展在新加坡上市,李泽楷通过它控股电讯盈科。这份每股6港元的出价,如今看上去似乎比7月份首次提出时更为慷慨,因为电讯盈科的最新股价只有5.18港元,但这是由于电讯盈科错过了香港股市最近的上涨行情。

此外,在考虑是否向股东分配交易收入之前,盈科拓展对这12亿美元的出售所得还有几项安排,包括偿还债务。更为糟糕的是,出售所得收入的大部分款项可能要到 2008年年中才会到帐。此次出售将剥离盈科拓展的核心资产——对于某些人而言,这块核心资产才是他们投资盈科拓展的理由,因为他们认为,要想持有电讯盈科股权,投资于这家新加坡上市公司乃是一个廉价途径。鉴于出售电讯盈科过程中的种种曲折,本周四的投票表决可能不会标志着这一事件尘埃落定。

Lex专栏是由FT评论家联合撰写的短评,对全球经济与商业进行精辟分析。

译者/梁艳梅

PCCW

Published: November 30 2006 08:55 | Last updated: November 30 2006 19:26

The quickest way to create shareholder value, as every infrastructure operator knows, is to find a keen buyer. The hard way, as Richard Li is about to find out, is going it alone.

Mr Li’s efforts to sell PCCW, Hong Kong’s dominant telecommunications carrier, have fallen apart spectacularly. Two private equity bidders withdrew in the face of political opposition from China. Now minority shareholders at Mr Li’s holding company have voted down a proposal to sell the controlling 23 per cent stake in PCCW to a consortium that included his father, billionaire Li Ka-shing. The vote delivered the outcome Mr Li wanted, but leaves him facing the challenge that drove him into talks with suitors in the first place: how to recoup even a fraction of the value destroyed by the $28bn purchase of Hong Kong Telecom at the height of the internet bubble.

 
中国 > 商业 > 新闻
 
李嘉诚李泽楷父子不和突然公开化
 
英国《金融时报》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香港报道
2006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香港首富家族内部的紧张关系昨日突然公开化——李泽楷(Richard Li)公开表示,对于自己的电信公司电讯盈科(PCCW)出售给他父亲支持的一个财团,他感到“非常不满意”。李泽楷之父即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

李泽楷还表示,如果这桩有争议的交易以失败告终,他会“好高兴”。

他是在接受香港大报《明报》(Ming Pao)的采访时发表上述言论的。而就在下周,小股东们将对交易进行投票表决。李泽楷的发言人没有否认相关采访内容。

李泽楷的独立及他们父子之间的紧张关系,已是香港最公开的秘密之一。但如此这样公开展示家庭冲突,却出乎人们的意料。

李泽楷的上述言论,给这桩成为今年香港的商界大事又增添了变数。

周二,李嘉诚的密友、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发出一项声明,澄清他收购李泽楷所持电讯盈科23%控股股权的有关事项。电讯盈科经营着香港的核心电信网络。

在周二的声明中,梁伯韬提出,他可以同意终止与电讯盈科的交易,“条件是由盈拓补偿Fiorlatte就该项交易所付出之成本及开支”。

李泽楷在接受《明报》采访时对此予以了回击:“(我)对现时的结果非常不满意……若(盈科拓展)小股东vote down(反对出售资产),我会好高兴……(我)非常有信心以及会继续在电盈发展,领导电盈。”

李泽楷及李嘉诚昨日均拒绝置评。

有知情人士表示:“父亲想帮忙,儿子不领情。”

译者/徐柳

 
Li family feud goes public as Richard vents fury over sale of PCCW stake
 
By Tom Mitchell in Hong Kong
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Tension in Hong Kong's wealthiest family burst into the open yesterday when Richard Li said publicly that he was “dissatisfied” with the sale of his PCCW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y to a consortium backed by his father, tycoon Li Ka-shing.

Richard Li also said he would be “very happy” if the contentious deal to sell PCCW fell apart.

His comments, in an interview with a Hong Kong newspaper, and which spokesmen declined to deny, came as minority shareholders prepare to vote on the deal next week.

Mr Li's independence and tension with his father are among Hong Kong's worst-kept secrets but public displays of the family drama are unprecedented.

Richard Li's comments add a twist to what has emerged as Hong Kong's business story of the year.

On Tuesday Francis Leung, an investment banker and confidant of Li Ka-shing, issued a statement clarifying aspects of his purchase of Richard Li's controlling 23 per cent stake in PCCW, which runs Hong Kong's core telecoms network.

In his statement on Tuesday, Mr Leung offered to cancel the PCCW transaction “provided that [Richard Li] reimburse the costs and expenses incurred by [me] in connection with the transaction”.

Mr Li hit back in his comments to Ming Pao, one of Hong Kong's top papers: “I am very unsatisfied with the results,” he was quoted as saying. “I will be very happy if minority shareholders vote down [the deal] . . . [I] will continue to develop and lead PCCW.”

Both Mr Li and his father declined to comment yesterday.

A person close to the situation said: “The father is trying to help the son but his help is not appreciated.”

 
中国 > 商业 > 特稿
 
李泽楷为何不爽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
2006年11月15日 星期三
 

国内地企业在香港向来低调。它们参股的企业包括香港第二大银行集团、第三大超市连锁商,还持有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和香港货柜码头的少数股权——但它们从未在任何行业中占据过主导地位。国泰航空是香港事实上的旗舰航空公司。

这一现状在上周末发生了引人瞩目的转变。上周末的一份声明显示,国有电信企业中国网通(China Netcom)可能将成为香港最大电信集团电讯盈科(PCCW)的最大股东。如果控股股东李泽楷(Richard Li)以12亿美元将23%股份出售给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的交易得以完成,中国网通将出现在电讯盈科股东登记表的最前列,并因此控制这家香港主要的固定电话及宽带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但是,这一转变发生的方式引起了人们的担忧。一位了解该交易的人士表示:“中方没有允许商业结果自然出现。”

中国网通2005年1月收购了电讯盈科20%的股份,持股比例低于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

但是今年,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和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新桥(TPG/Newbridge)分别提出了高达7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中国网通基于民粹主义立场表示反对,称电讯盈科应“由香港人拥有和管理。”

中国网通的反对,使李泽楷决定将股份出售给梁伯韬,并自掏腰包向股东支付每股0.33港元至0.38港元的特别股息。随着梁伯韬将12%的股份出售给李泽楷之父李嘉诚旗下的私人慈善基金,将另外8%的股份出售给西班牙电话公司(Telefónica),自己仅保留2.65%的股份,中国网通将成为电讯盈科的最大股东。

将进一步增强中国网通影响力的是,中国网通和西班牙电话公司将把它们总计28%的股份放入一家合资企业。这28%的股份,几乎是李嘉诚和梁伯韬合计持有的14.65%股份的两倍。

由于意识到这宗交易的政治敏感性,中国网通宣布,该公司“无意控制电讯盈科的董事会,而且日后也不会这样做。”

接近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的人表示,李嘉诚的介入,令希望脱离父亲影响的李泽楷感到震惊。据悉,中国网通的干预也令他不快。

一位接近李泽楷的人士表示:“如果李泽楷事先知道财团的成员组成,他的处理方法会相当不同。”

“你不能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制定规则,”他补充道。“法律明明说对外国投资没有限制,一点儿也没有。”

出售电讯盈科股权的交易,仍需跨越来自香港电信监管机构——电讯管理局(Office of the Telecommunications Authority)的监管门槛。

中国网通、西班牙电话公司、梁伯韬和李嘉诚设立的两家持股公司,在结构上进行了精心安排,以免超过香港收购法规和《电信条例》 (Telecommunications Ordinance)阐明的上限。中国网通和西班牙电话公司的持股比例略低于30%,因此不必向所有股东发出全面收购要约。同时,根据《电信条例》的条文,李嘉诚也应能避开详细审查,因为他在电讯盈科的股份不会超过15%。李嘉诚现有的电讯资产包括和记环球电讯(Hutchison Global Communications)及和记电讯国际(Hutchison Telecommunications International)。

“从字面上讲,李嘉诚似乎没有违反15%的规定。但他是否违反了规定的精神呢?”香港另一家电讯公司的一位高管问道。“电讯盈科是香港最大的固定电话运营商,而和记是第二大移动电话运营商,与第一大移动运营商相距不远,同时还是香港三大固定电话运营商之一。”

对一些人而言,这宗交易还提出了李嘉诚动机的问题。他或许引起了自己不想要的注意。“对李嘉诚而言,悲剧在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成为电讯盈科的小股东),”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和记与电讯盈科是全面竞争对手。这并非一个自然状况——如果你知道监管机构可能会不喜欢的话。这是一项不理智的战略。”

译者/ 陈家易

 
 
中国网通将成为电讯盈科最大股东
 
英国《金融时报》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刘励和(Justine Lau)香港报道
2006年11月13日 星期一
 
经过一项带有政治意味的有争议交易,中国国有电信公司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CNC)将通过合并,成为香港主要电信运营商电讯盈科(PCCW)的单一最大股东。

昨日公布的消息称,西班牙电话公司(Telefónica)将以3.23亿欧元(合4.15亿美元)收购电讯盈科8%的股份,而亚洲首富李嘉诚(Li Ka-shing)将以48.5亿港元(合6.22亿美元)收购12%的股份。

这两笔投资均属于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同意收购的电讯盈科近23%股份的一部分。梁伯韬将以个人名义持有其余2.65%的股份。今年7月,梁伯韬同意以92亿美元收购电讯盈科近23%的股份

西班牙电话公司表示,将把所持的电讯盈科股份,与中国网通集团所持近20%的电讯盈科股份合并,组成一个专门设立的合资公司。

合并后28%的持股比例不足30%,而按照香港有关当局的要求,倘若达到30%,需要发出正式收购要约。

这种安排可能会在香港引起政治风波,许多香港立法委员已经公开表示,对由北京掌控的公司控制香港核心电信网络感到担心。

网通集团昨日承诺,不会寻求控制电讯盈科或其董事会,而梁伯韬对本报表示:“电讯盈科下任董事长将由董事会决定。”西班牙电话公司是欧洲第二大电话企业,该公司一直看好中国电信业,希望加强与网通集团的联系。

去年,西班牙电话公司收购了网通集团海外上市公司“中国网通”(China Netcom)5%的股份。该公司昨日表示,两年之后,它将可以把所持电讯盈科股份换为中国网通的股份。

西班牙电话公司、网通集团和电讯盈科昨日还签署协议,将联合开发电信和传媒业务。梁伯韬已同意从电讯盈科主席、李嘉诚之子李泽楷(Richard Li)控股的一家新加坡控股公司那里收购23%的股份。

李泽楷退出电讯盈科的首选战略,是将电讯盈科核心资产以7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外国私人股本集团。

然而,外界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出于民族主义立场,通过网通集团阻止了这次出售。

香港民主党派公民党(Civic Party)的立法会议员吴霭仪(Margaret Ng)表示:“如果对外国投资不设限,但潜在投资者试图达成收购交易时却遇到未言明的阻碍,这不利于香港作为自由市场的声誉。”

译者/何黎

中国 > 商业 > 特稿
 
电讯盈科:“上面”影响有多大
 
英国《金融时报》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香港报道
2006年8月14日 星期一
 

港电信公司电讯盈科(PCCW)的股东们学到了一个惨痛教训:与北京做生意,可能代价高昂的隐患。

当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Macquarie)和美国TPG-新桥(TPG Newbridge)在6月份对电讯盈科的电信网络和传媒资产发起竞购战时,参与这项交易的高管们曾暗示,对电讯盈科股票的估值可能会高达每股6.20港元。

对那些在最高价附近买入的股东而言(2000年2月,电讯盈科股价达到131.75港元的最高点),这一估值可能不会令他们很满意。但由于在麦格理和TPG -新桥接洽电讯盈科的新闻公布前,该股股价仅为4.80港元,这或许是他们实际上所能预期到的一个相当不错的退出价位。

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2005年1月斥资10亿美元购入电讯盈科20%股权的中国网通(China Netcom)却是一大障碍。作为仅次于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Richard Li)的第二大股东,这家中国内地电信集团对此笔交易表示反对,理由是它认为电讯盈科应继续“由香港人拥有和管理”。

尽管中国网通并不拥有任何可以阻止交易的确切权利,但此笔交易有可能触怒该公司和掌控它的中国政府,这就足以吓退麦格理和TPG-新桥,也可让电讯盈科董事会三思。

7 月中旬,李泽楷同意以12亿美元的价格将电讯盈科23%股权售予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后者与李泽楷之父、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私交甚密。为拉拢股东,李泽楷承诺,一旦梁伯韬在今年晚些时候付完首期款项,就向股东们派发0.33至0.38港元的股息。

电讯盈科故事牵涉到的多数人士都认为,中国政府正基于民族主义理由,通过中国网通来破坏麦格理和TPG-新桥的竞购。一位参与者表示:“这是来自上层的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源头肯定远在网通之上——那里有许多神秘的政治力量在活动。”他还认为,这种干预使香港的自治权成为笑谈。按理说,香港应该在商业和金融事务方面享有自治权。

不过,尽管中国政府并不希望海外集团控制香港的固定电话网络,一位与电讯盈科交易有关的高管人士表示,但面对有关中国政府的企业代理人在香港影响力过大的指责,北京同样也非常敏感。他认为,这就是中国政府不同意中国网通接受麦格理和TPG-新桥提议的原因。后两家集团曾提议,由中国网通在电讯盈科的电信和传媒资产中持有高达50%的股权。

结果一团糟的局面出现了:两家外国集团的竞购陷入困境,李泽楷的退路被封住,电讯盈科股东们对爆发竞购战的希望破灭,而中国政府也非常恼火。接近李氏家族的人士补充称,李嘉诚同样也不高兴。

梁伯韬的介入解决了这种僵局,但同样也引起相当大的争议,李泽楷为此所受的指责要多过中国网通或中国政府。一些人士早先曾对李泽楷的独立性格赞许不已,例如,说他永远不会向他父亲求助,但现在他们却难以解释为何一位与他父亲关系很好的投资银行家会在此时出现,为他解困。

“对所有的相关方来说,李泽楷的行为造成了一种双输局面,”一位熟悉李泽楷、但对他处理此笔交易的方式感到失望的人表示。“外界认为中国政府进行了干预。人们认为梁伯韬是一个傀儡,背后另有他人。而(麦格理和TPG-新桥)则不愿卷入这些公开争端中。”

一位欣赏李泽楷的人则反驳称:“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但也算是一个解决办法。李泽楷已经没有选择。”他将指责的矛头重新转向中国网通含糊不清的反对立场上。“总是很难从(中国网通方面)得到什么答案——他们说话像是打哑谜。”

尽管依然存在各种指责,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只要梁伯韬能够拿出12亿美元,中国政府和李泽楷都将摆脱困境。为了做到这点,梁伯韬正在努力组建一个财团。

由于他已经同意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向李泽楷收购股份,因此,电讯盈科股价8月7日收于4.81港元这一事实对梁伯韬非常不利。一位熟悉此笔交易的人士问道:“他很难拉拢资金来组建财团——谁会来弥补这些差价?”

“市场显然不相信梁伯韬具备这种能力,”另一个人表示。“这是件费力的事。我可不愿处在他这样的境地。”

译者/刘彦

 
中国 > 商业 > 特稿
 
电讯盈科股权出售之谜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
2006年7月14日 星期五
 

处全球主要的资本主义中心之一,香港的银行家对金融创新并不陌生。

但即便是最有经验的金融家也很难理解本周宣布的这宗交易:李泽楷(Richard Li)将把香港主要电信运营商电讯盈科(PCCW)的控股权交到梁伯韬(Francis Leung)手上。

人们提出的问题包括:为什么人脉很广的投资银行家梁伯韬要以个人名义收购电讯盈科股权?是什么促使李泽楷明显仓促地达成这宗92亿港元(合12亿美元)的交易?令人瞠目的还有:李泽楷的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简称盈科拓展)将为梁伯韬提供所谓的“卖方融资”。

盈科拓展持有电讯盈科23%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该新加坡上市公司已同意向梁伯韬提供交易所需融资的70%。

与该宗交易无关的一位银行家表示:“这可能是个非传统的地方,但是在香港这么多年,我从不记得曾发生过这样的事。这宗交易的许多方面都不合理——不过我认为,可能永远也找不出答案。”

电讯盈科控股权之争于上个月正式打响,当时,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出价72亿美元收购电讯盈科的电信和传媒资产。美国股权收购集团TPG-新桥(TPG Newbridge)则迅速提出了更高的报价。

电讯盈科可能与外国股本集团达成交易,这让中国国家控股的中国网通(China Netcom)难以忍受,它利用所持电讯盈科20%的股份来破坏谈判。人们普遍相信,中国政府也利用了自己的影响,鼓励香港本地的企业大亨进行协作,竞购电讯盈科资产。

不过,利用企业大亨解决问题的方案未能成为现实,企业家们对参与其中必将招致的审查感到担心,而且似乎也没有人愿意不遗余力地帮助亚洲首富李嘉诚(Li Ka-shing)之子李泽楷实现自己的抱负。

到上周四,一直在劝告几位企业大亨来做这笔交易的梁伯韬只剩下了一个艰难的抉择:要么自己做,要么走远点儿。他无力拒绝,却又没有资金。急于在周末达成交易以便退出电讯盈科的李泽楷,同意将股权出售给梁伯韬,并且接受了那些非常规的支付条款。交易付款分为三期,末期款定于2008年6月前支付。

一位知情人士说:“李泽楷是个交易商,耽搁会让他感到沮丧。他接受这个报价是因为他觉得这笔交易有利于股东。而且,情况一天几变,报价随时可能被撤回。”

梁伯韬目前已指定自己以前的雇主花旗集团(Citigroup)作为自己惟一的财务顾问。业界认为,既然李泽楷已经退出,而中国政府和中国网通也对管理权的转移感到满意,那么,香港企业大亨将会更愿意投资于梁伯韬的收购公司Fiorlatte。

梁伯韬的魅力攻势于昨日展开,他接受了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Hutchinson)拥有的香港新城电台(Hong Kong’s Metro radio station)的采访。

在广播中,梁伯韬承诺,将在今年11月支付首期付款时公布其收购公司财务资助者的名字。观察人士还认为,麦格理银行和TPG将继续寻求与电讯盈科达成交易,收购其部分资产。

正如一位银行家所说:“李泽楷或许已经退出,但这件事还要再过几个月才会归于沉寂。”香港的金融家们应该做好准备,可能还会有一些意外事件发生。

译者/梁鸥 徐柳

 
中国 > 商业 > 特稿
 
电讯盈科交易有启示
 
英国《金融时报》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刘励和(Justine Lau)香港报道
2006年7月13日 星期四
 

融家和投资者在7月11日花了一天时间,试图了解亚洲知名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计划如何筹措92亿港元(合11.8亿美元)资金,向李泽楷收购香港主要电信集团电讯盈科(PCCW) 23%的股权。而直到当天晚些时候,他们才得知,李泽楷要为梁伯韬提供70%的资金。

人们普遍认为,北京方面出于战略原因,不希望由海外集团来收购电讯盈科的电信资产。而国家控股的中国网通(China Netcom)则利用其在电讯盈科持有的20%股份,有效地阻止了电讯盈科与外国买家进行交易。这使得投资者们开始考虑在香港知名上市公司持有股份的风险,因为这些公司可能会进入中国政府决策者的视线。

然而,与法国和美国不同——这些国家的政府最近以国家安全或战略原因为由公开阻止了几项收购交易,中国政府的角色很不透明。

看起来似乎是李泽楷因不能与外国集团交易而失望,于是干脆将其在电讯盈科的股权出售给了梁伯韬,从而剥夺了该公司投资者从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和美国TPG-新桥(TPG Newbridge)的竞购战中渔利的机会。

为避免受到股东抨击,李泽楷出人意料宣布向电讯盈科股东派发13.8亿港元特别股息,并承认如果竞购战照常进行,股东可能获益更多。

虽然相对而言股东们这次可能没有太大损失,但电讯盈科事件是否暗示着,香港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应该额外警惕,北京方面可能阻碍他们进行竞争性拍卖的风险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是否应该如同海外股东对待韩国公司一样,也给香港特定公司的股票打上一个“折扣”呢?

总部位于香港的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秘书长艾哲明(Jamie Allen)表示,从小股东的权益角度考虑,电讯盈科董事会应该发表一项声明。

他称:“电讯盈科应该向投资者解释它不接受最高报价的原因。”

香港股东维权人士戴维•韦伯(David Webb)表示,电讯盈科的小股东并未处于劣势。

他说:“他们仍然持有自己的股份,将会发一笔横财,也许还会从资产出售中获利。”

然而,韦伯表示,电讯盈科的故事再次表明,企业大亨仍然主导着香港地区的经济和政治生活。

他也正在发起一场加强小股东权利的运动。在香港,小股东们不能提起证券集体起诉,而且上市法规罚则中只有公开谴责,没有罚款和监禁条款。

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慧卿(Emily Lau)表示,梁伯韬的投资,突现出中国对香港商业的影响日渐增大。

她表示,李泽楷是屈于中国政府的压力才将其所持的电讯盈科多数股权出售给梁伯韬的。梁伯韬是一位资深银行家,与李嘉诚关系密切。而李嘉诚是香港最具影响力的企业界大亨,也是李泽楷的父亲。

刘慧卿说:“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说明中国正在显示它的力量。”

梁伯韬曾表示,他将靠自己的能力办事,这项收购是通过一个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由他全资拥有的公司Fiorlatte进行的。

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企业不需要在公开文件中注明任何股东的名字或身份。

但是,刘慧卿认为,外国企业不会因此故意避开香港。

她补充道:“人人都想跟中国做生意。我认为,一桩交易不至于让他们躲开。”

“实际上,许多外国投资者都已经非常了解中国。每次他们要做什么事,都会权衡他们自己的商业利益与中国政府的利益。”

确实,一位投资银行家说道:“‘李/梁交易’是香港应对棘手问题的经典做法。”

“人人都从这桩交易里得到了好处,而且中国政府也满意。”

“尽管存在政治风险,但鉴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投资者仍会继续留在香港。”

译者/何黎

 
 
亚洲 > 商业 > 新闻
 
美国新桥与澳洲麦格理竞购香港电讯盈科
 
英国《金融时报》刘励和(Justine Lau)、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香港报道
2006年6月22日 星期四
 
美国战略收购集团TPG-新桥资本(TPG Newbridge Capital)昨日发起针对电讯盈科(PCCW)旗下核心电信及传媒资产的竞购战:该集团出价75.5亿美元,超过了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的73亿美元。

知情人士认为,竞购战的爆发可能使这家香港公司的少数股东获益,因为在以30%以上的溢价售出上述资产后,预计电讯盈科控股股东李泽楷(Richard Li)将把该集团私有化。

投行人士预计会有更多投资者加入竞购行列,但竞购能否成功,可能取决于电讯盈科另一个大股东中国网通(China Netcom)。这家香港电信运营商要大量出售电信和传媒股份,必须得到中国网通的首肯,不过电讯盈科表示这一点不适用于资产出售。

尽管核心的固话业务滑坡,但电讯盈科现金流充沛,仍对专门从事精选基金业务的麦格理具有吸引力。

对有意参与竞购的私人股本投资者而言,电讯盈科提供了强劲的增长机会,因为如果它们能充分利用电盈与中国第二大固话公司中国网通现有的联盟关系,就可借此进入大陆的电信和宽带市场。

电讯盈科称,TPG-新桥资本周二向公司“表示了收购兴趣”。此前新桥曾发出过另外一个报价,计划收购李泽楷掌管的电讯盈科控股公司盈科拓展(PCRD)的部分资产。

中国网通周二晚间表示,它“不愿意看到电讯盈科……或是其核心资产发生任何变化”——这与两家竞购方的声明有着较大出入。双方都表示,他们的出价得到了中国网通的认可,也就是说,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认可。

译者/ 陈家易 牛薇

 
中国 > 商业 > 新闻
 
电讯盈科拒绝逾70亿美元收购意向
 
英国《金融时报》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香港报道
2006年7月26日 星期三
 
香港主要电信公司电讯盈科(PCCW)昨晚正式宣布,拒绝海外买家逾70亿美元收购其核心资产的两份收购报价。

这个结果将令投资者感到失望,许多投资者一直希望从一场可能有利可图的竞购战中获利。然而,知情人士表示,他们预计一旦电讯盈科的控股权于今年易手,海外投资者对该公司的兴趣就会重新出现。

美国收购基金TPG-新桥(TPG Newbridge)和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上个月提出报价,拟收购电讯盈科的电信和传媒资产,从而引发一场骚动。电讯盈科目前由李泽楷(Richard Li)控股。

然而,两家集团都未能获得中国国有公司中国网通(China Netcom)的支持。中国网通持有电讯盈科20%的股份,并公开宣布反对这笔交易。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从民族主义立场出发,阻止了电讯盈科将资产出售给外资。

电讯盈科在董事会会议之后表示:“公司董事会已决定不再进一步考虑两份无约束力收购意向书中的任何一个”,因为“麦格理和TPG-新桥都要求,只有在所有相关方都同意的基础上,交易才会进行。”

“作为股东,中国网通已多次表示反对此一资产出售。”

译者/梁鸥

 
中国 > 商业 > 新闻
 
股东团体要求李泽楷放弃电讯盈科出售案投票权
 
英国《金融时报》约翰•伯顿(John Burton)新加坡、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香港报道
2006年7月20日 星期四
 
新加坡一个主要股东团体发出呼吁,要求李泽楷(Richard Li)放弃对香港电讯盈科(PCCW)股权出售案的投票权,反映出公众对这笔有争议交易不安的最新迹象。该交易计划将电讯盈科的控制权转让给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

此前,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表示,将允许李泽楷在即将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上对交易进行投票。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ecurities Investors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随后对此提出了批评,突显公众日益担忧少数股东在交易中受到不公正待遇。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很少持这种公开批评立场。

李泽楷持有新加坡上市公司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 简称“盈科拓展”)75%的股份。该公司持有香港电信公司电讯盈科23%的控股股权,这笔股权是该公司的主要资产。

上周,原花旗集团(Citigroup)高管梁伯韬表示已与盈科拓展达成一致,将以92亿港元(合11.8亿美元)的价格购买盈科拓展所持的这部分股权,此举震动了市场。此前,美国私人股本集团TPG-新桥资本(TPG/Newbridge)和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出价600多亿港元,竞购电讯盈科的核心资产,梁伯韬的收购行动实际上挫败了这两家竞购者的收购要约。

盈科拓展的股东特别大会将于今年年内召开,以批准这起股权出售交易。但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会长大卫•杰乐(David Gerald)表示,李泽楷应当放弃投票权,因为梁伯韬与李泽楷的家族关系甚密。李氏家族以香港首富李嘉诚为首。

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表示,交易所将允许李泽楷对股权出售交易进行投票。此前盈科拓展出具了一份澄清公告,称按照新加坡上市法规的定义,李泽楷和相关公司在此次收购中并不构成利益关系。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上述决定,使该笔股权出售只成为一个程序问题。

在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批评之前,香港立法机构已提议调查这笔交易是否存在违规行为。李泽楷可能不会理睬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的批评。

译者/朱冠华

 
中国 > 商业 > 新闻
 
李泽楷出售电讯盈科交易将被推迟
 
英国《金融时报》约翰•伯顿(John Burton)新加坡、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香港报道
2006年7月25日 星期二
 
由于新加坡主要股东团体提出抗议,李泽楷(Richard Li)拟将电讯盈科(PCCW)控股权出售给香港投资银行家梁伯韬一事,预计将会出现拖延。

李泽楷旗下的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简称:盈科拓展)表示,下月将首先举行投票,对美国私人股权基金TPG-新桥(TPG Newbridge)收购盈科拓展所有中小股东股份的出价进行表决。盈科拓展是一家控股公司,持有电讯盈科股权。盈科拓展将根据投票结果决定,是否继续将所持电讯盈科23%的股权出售给梁伯韬(Francis Leung)。

预计盈科拓展的投资者将利用这次投票,尽力迫使李泽楷在电讯盈科交易中做出让步。这桩交易因忽略中小股东利益而受到批评。持有盈科拓展75%股份的李泽楷将不参加投票。

今年1月,TPG-新桥首次提出报价,收购盈科拓展中小股东持有的25%盈科拓展股份。

由于随后又发生了针对电讯盈科旗下核心的电信和媒体资产的收购战,转移了市场对TPG-新桥这一报价的关注。这场收购战也涉及到了TPG-新桥,同时还有澳大利亚的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在电讯盈科的另一个大股东中国网通(China Netcom)反对外国人控股这家香港主要的电信公司之后,李泽楷决定将盈科拓展所持电讯盈科股份售出,以92亿港元(合11.8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梁伯韬。

不过,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ecurities Investors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上周警告称,如果盈科拓展不让中小股东先行投票表决TPG-新桥更早提出的报价就继续进行电讯盈科交易,该协会可能会提起法律诉讼。

盈科拓展昨日表示,在股东投票表决TPG-新桥出价之前即接受梁伯韬对电讯盈科出价,这一行为并不违反新加坡收购法规。

译者/徐柳

 
 
中国 > 商业 > 新闻
 
李泽楷将电讯盈科23%股份出让港商梁伯韬
 
英国《金融时报》刘励和(Justine Lau)、森迪普•塔克(Sundeep Tucker)香港报道
2006年7月11日 星期二
 
昨晚,试图控制香港电讯盈科(PCCW)电信公司的收购战似乎以戏剧性的方式结束。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Richard Li)同意将公司23%的股权作价92亿港元(合12亿美元),出售给资深投资银行家梁伯韬(Francis Leung)。李泽楷此前未能将公司的核心资产出售给外国投资者。

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和美国并购集团TPG新桥资本(TPG Newbridge)曾试图收购电讯盈科旗下的电信媒体资产,而这一出人意料的事态发展打击了它们的努力。电讯盈科第二大股东中国网通(China Netcom)反对将电讯盈科资产出售给外国集团,但支持梁伯韬的收购行动。这一出售协议也将令中国政府满意。此前中国政府表示,不希望电讯盈科被卖给外资收购方。

李泽楷昨晚表示:“这也许不是一笔成功的资产出售,但形势决定了我们不能进行资产出售。因此,我的最佳选择是考虑香港本地财团,这也打消了网通和公司的担忧。”

梁伯韬将以每股6港元的价格,收购电讯盈科第一大股东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Pacific Century Regional Developments Ltd.)所持的全部23%股权。盈科(亚洲)拓展有限公司是一家新加坡上市公司,由李泽楷控股。梁伯韬目前担任花旗集团(Citigroup)兼职顾问,与李泽楷的父亲、香港影响力最大的富翁李嘉诚(Li Ka-shing)关系甚密。

李泽楷拥有盈科拓展75%的股份,他将在股权出售后向电讯盈科的少数股股东支付13.8亿港元,相当于每股0.33至0.38港元。这是李泽楷从股份转让中获得的收益与他所持股权按每股4.8港元计算的价值之间的差额,该价格即3周多前竞购战打响时电讯盈科的股价。

李泽楷将在电讯盈科保留3%的直接投资。

译者/朱冠华